首页  »  

情色笑话

  »  女同事车震了我


生活就是这么怪,

老天常把玩笑开,

东边日出,西边雨,

道是无情,情还在;

生活就是这么样的怪哎,

大地常把玩笑开,

有心栽花,花不放。

无意插柳,柳成排。

人生他也是这么怪,

命运也把玩笑开,

想要得的你得不到啊,

没想得地它还来了。

这是电视剧《马大帅》的歌词片段,的确如歌中所言,生活中有些事“想要得的你得不到,没想得地它还来。”。比如有的人整天抓耳挠腮地想女人,却一无斩获;有的人从容淡定,女人却像傍晚的飞蚊一般,此去彼来。我的一次经历就是这样,听我慢慢道来。

我们单位的陈晓娟,三十八岁了,虽然已是熟女,但还不失年轻姑娘的风韵。她黑黑的头发,在后面扎个马尾辫,前额留着个小瀑布一样的刘海,大大的眼睛含着秋水,比樱桃大的嘴里是一口整齐的白牙,嘴唇两边各有一个浅浅的酒窝,红润的面色透着青春的活力,也隐含着淡淡的忧郁。

陈晓娟没有文凭,她工龄比较长,在单位基本算是个老资格了。前些年,她在一线工作,他现在的老公下基层时发现了小美人,用尽各种手段把她追到手,并把她调到机关。

她婚姻生活的前一段是幸福的,三口之家,其乐融融,她有个女儿已经上大学了,老公也和她一起打拼过安稳日子。

可近几年,她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他老公辞去公职,下海自己去外地办公司,资产早已过亿,成了小有名气的款爷。

应了那句俗话,男人有钱就学坏,当然,陈晓娟的男人也不例外。据传言,她老公在外面老二、小三、小四的,都不知道排到老几了。

对于她老公在外面大搞女人,陈晓娟的想法是现实的,她曾放言,反正也管不住,只要他每年给家里拿回来三百万,他在外面把天捅破了都随他去。

几年来,陈晓娟也成了千万富婆,可却过着冷影孤灯的日子。

她如狼似虎的年龄,肥了上边的大口,却亏了下边的小口。

当然,她火辣辣的目光也盯着男人们,但让她看上眼的寥寥无几。

男人们呢,有正常家庭的,又怕被她粘上;没成家的,还怕她影响声誉,不好找对象。

只有一些浪荡男人才如同苍蝇一样盯着她转,她却都厌恶之极,一个都看不上。也许她也会偶尔打着个牙祭,但总的来说,她是寂寞饥渴的。

她多次对我有所暗示,那渴望的眼神几乎能把我融化,我当然对她敬而远之。

男女之事,有时是躲不过去的,人在异性的诱惑面前,忍耐力和抑制力总是非常有限的。

有一天下午,我们在一个县城开完会,由于有点事耽误,别的车都走了。办完事,下楼,我本想坐公汽回市里。没想到陈晓娟却在楼下等着我,见我出来,她就从车里出来。

“老弟,没车回去了,别人不管你了,让姐拉你回去吧。”,她带着让人不容拒绝的语气和表情。

“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,谢谢你了。”,这时,如果我拒绝,就显得小气和不近人情。

“那就请上车吧。”,说着,她为我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。

“谢谢陈姐,有美女给驾车,不胜荣幸啊。”,我调侃着掩饰一下自己的尴尬心情。

我坐上去后,她启动了车子。车子在公路上不紧不慢地行驶着,她很主动地和我东拉西扯地闲聊着,不时向我抛着媚眼,偶尔还腾出手来拍拍我的大腿,好像聊天很亲切。

我不知道她到底会怎样,可既然上了她的车,就随机应变吧。

天色近黄昏时,车子到了一个小岔路口,路下的小道通往一个小树林。陈晓娟把车子往那小道开。

“陈姐,怎么不走大路啊,这是往哪里开?”,我问。

“喔,我内急,到树林那方便一下,在大路上解决不了啊,耽误你一会吧。”,她解释着理由。

人家女人要解手方便,我还能说什么呢。

等到车离公路有了一段距离,陈晓娟把车在小路边停了下来。她靠在车座上,侧过身来,眼光紧紧盯着我。

我被盯得有点紧张,“陈姐,你下去啊,我等你。”,为了缓和气氛,我先发话了。

“我又不想去方便了,唉!发烧,全身热得厉害,烫得不行了。”,说这话时,她的脸色确实绯红一片,火烧云一般。

“啊?陈姐感冒发烧了吧,要不我开车赶紧把你送到医院吧,别把你烧坏了,高烧可不是闹着玩的,耽误不得。”,我关心地和她说。

“不用去医院,你看我烧的多热啊,其实你现在就能给我治好,帮帮我吧,看,多热!”,说着,她把我的手抓过去放在她脸上。

我认真地摸着她的脸,“嗯,好热啊!”。

“这里更热更烫!”,她边说着边牵引我的手伸进她上衣去摸她乳房。

“不,陈姐,这里我就不摸了吧?”,我礼貌地说着,想往回抽手。

“不嘛,摸嘛,我下面更烫呢,都着火了!”,她使劲抓着我的手,不让我抽回。同时,她的另一只手撩开自己的裙子,露出黑色蕾丝裤包不住的阴部,“看啊,这里都热得不行了,人家想让你的那个进来洗个温泉澡嘛!”,她的语气极尽妩媚和温柔,把我撩得心里奇痒难忍。

她这一套动作,我彻底明白了她的意图,这是想让我给她止渴啊,可我不想和她超越这个底线。“别,陈姐,咱们不能这样做,这样不好啊。”,尽管我骨子里很想和她做,可理智还是让我在嘴上拒绝。

“咋的呀,兄弟,是不是怕姐粘上你啊,你放心吧,姐对天发誓,就这一次,姐姐绝对不会粘上你的,这次过去就过去了,以后就像没事人一样,姐绝对不会牵连你半点。就算姐姐求你一次了,姐姐一个女人家,又是性欲旺盛期,多饿多渴你能理解吧,就算可怜一次姐姐,帮姐姐一个忙吧,好吗,姐姐求求你了。”,她真诚无奈可怜楚楚地看着我,说着这些话,放弃了一个高傲女人的所有自尊。她有这个权利啊,她有满足自己性爱的权力。

面对一个女人如此深切而低下的请求,何况她还是我的同事,只要是男人,怎么能够拒绝呢。“好吧,陈姐,我把自己交给你了,就这一次,弟弟是姐姐的了,你想怎么折腾弟弟,都由着你好了。”,我答应了她的请求。

我刚说完,她就离开驾驶座位,跨到副驾驶位上,一下子就把趴在我身上,把我抱住了,然后她放下了座位。

她的嘴热热地和我吻在一起,那舌头带着好几十度的高温舔弄着我嘴里的一切,好像要舔掉我的每一颗牙齿。

“脱我的衣服,脱我的衣服!”,她吻着我的嘴,乌拉拉地说着。

我只有听从命令,先解开了她的乳罩,又脱掉了她的小内裤。

刚一解开,那热腾腾的大乳房就压着我胸口奋力蹭了起来,边蹭边哼哼“嗯嗯呃,痒!痒痒!痒痒死了!”,“快!快!快抠我,快抠我的屄屄!抠我的屄!”,一边浪叫着,她已经解开了我的裤子,掏出了我的硬梆梆的大鸡巴,爱不释手地撸动起来。

我的手摸向她阴部,好家伙,那里早已是汪洋一片了。我的两个手指一下就插进了她的阴道,她的阴道里面又滑又烫,这骚妇真的性饥渴的不行了,已经快憋疯了。我使劲抠着,象挠痒痒那样给她挠着阴道壁的各个方向,把她抠得哇哇大叫。

“哎呀!好好!好!好止痒痒!使劲!使劲抠我的屄!抠!”,她骚性高涨,热血汹涌。她吻着我,撸我,已把我的裤子褪了下去,露出了我光溜溜的下身。

“陈姐,你上来吧,我也受不了了!”,我知道,她再不上来,一会就给我手枪射了。

她也痒痒得难以控制,她直起身子,屁股往前一伸,往高处一抬,单手扶着我鸡巴,对准她阴道口,就“噗嗤!”一下坐了下来。

“啊!”,她快乐地呻吟一声,开始抬起落下屁股套弄我的鸡巴。“哎呀!哎呀!真解渴,真过瘾!”,她忘情地喊着。

“顶我!往上顶我!”,她要求着我。

我配合着她屁股的起落,也抬起落下屁股抽插着她。

“哇呜!哇呜!”,她满足地浪叫着,使劲拧着转动屁股磨着我的鸡巴。

“揉我!揉我!”,她喊着,我会意地抓着她两个大乳使劲揉搓。

“肏!肏得不行了,真……真过瘾!过瘾!过瘾了!”,她呻吟着叫着。

我们一起运动了二十多分钟后,她开始全身出汗,激烈抖动,“不行了,我不行了!老公,我不行了!射给我,射给我!使劲射给我!”,她浪叫不止,屄屄收缩。

我不客气了,伴随着她阴屄的抖动收缩,把股股精液点射进她热乎乎的阴道里。

射完,她瘫软在我身上,象一堆软泥。

收拾完残局,她神清气爽地继续开车回返,这下,她彻底败火,再也不发烧了。

晚上,她请我吃了最奢侈的晚餐。

以后,我们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,一切归于平静。

【完】